媒体报道

【艺术人物】 孙竹篱:大器晚成,人品先于艺品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6/10/17 15:03:16     点击率:104

1.jpg

孙老在世时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形象在画内,意在画外。形得之于神,神得之于感,感之出深,方得神形兼备之妙尔。”艺术家的创作离不开对生活的感悟与体验,写生是画家必不可少的终生功课,造型的准确、严谨的透视仅是物体的本质,要上升为艺术,尤其是大写意画,需要充满激情、一气呵成,痛快淋漓方得艺术之真谛。

孙竹篱(1909~1989),字守仁,是二十世纪中国写意画的大家。2016年,正值孙老诞辰110年之际。竹篱先生曾任四川诗书画院副院长,一生从事美术教育,晚年钻研诗画创作,作画近千幅,书法二百余件,作诗六百余首,备受文化艺术界的推崇。


书香中落,耳濡目染初习画

2.jpg

荷花

在孙竹篱的绘画中,“时而寥寥数笔以达其意,时而泼墨云烟,以发激情,寻其道理,实乃虚实辩证关系,交错形成,亦即实中虚,虚中实之谓,为诗、为书、为画,不实明矣。”其画作因结合日常的亲历观察和真纯的自然形态,显示出极高的艺术技巧和广博的艺术修养,使观者从中体会中国画的意境、气韵和色调,及其中蕴含的丰富情感。画界曾赞其画作“诗书画系巴蜀三绝,精气神弥乾坤九霄”。


3.jpg

绣球花

孙竹篱出生于河北省滦县一个衰落的书香家庭,自幼承袭庭训。他的父亲是前清末科秀才,爱好书画,安贫乐道,给他取名竹篱,有竹篱茅舍、自甘淡泊的意思。竹篱先生好画喜诗,年幼时在父亲的安排下,熟读《千家诗》、《古今名人画稿》。《千家诗》上面有很多插图,他一边读诗,一边看画,常常爱不释手,自此初步培养了对诗画的兴趣。

4.jpg

二十年代北方军阀混战,家道中落,已无力供孙竹篱读书,年仅17岁的他便辍学在北平琉璃厂做画师,师从任伯年及上官周、钱慧安、吴友如等名家。为了生计,他也时常替人抄录缮写。后来做了三年小学教员,课余潜心习画。在这期间,他曾被北京京华艺专录取,参加函授学习。校方所寄的讲稿、范画,笔墨流畅,构图新奇,使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反复研习,仔细琢磨,深受启发,由此对绘画产生了新的认识,风格也有了一些变化。

5.jpg

仕女 1983

三十而立,孙竹篱告别了家乡,在无锡专署求得了一个雇员的职位。为了丰富自己的生活经验,搜集创作题材,他利用空余的点滴时间游太湖、登惠山、逛画店,饱览江南的风景名胜,领略与北国大地迥然不同的江南风物确。他大开眼界,对景挥毫,留下了大量的写生画稿。他的水墨画,意境流远,气韵悠荡,画中一草一木,花卉、蔬果、家禽,都是活物,鲜活的生命力跃然纸上,洋溢着活的生机与精神。


腹有诗书,诗画益得


6.jpg

草书五言联

然而好景不长,专署易人,几经辗转,1937年孙竹篱来到新迁西安的东北大学做职员,从事文书缮写工作。于是他就趁机游终南、登太华,欣赏王维山水诗中所描绘的自然景色。这对他的山水写生裨益甚多。"七·七"事变后他又随校西迁,来到了四川省三台县——他诗画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当时他的夫人不幸病逝,他非常悲痛,常用诗画寄托哀思。恰逢丁山、高亨、陆侃如、冯沅君几位先生指点,指要画中国画,就要读诗、写诗,使诗、画有机地结合起来。

7.jpg

松鹤图 1978

孙竹篱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在熟读许多名家作品的基础上,开始尝试作诗,最初是摹拟,之后是有感而作。他还精心读过谢赫、倪瓒、赵子昂的画论,对明清之际的中国文人画派进行了专门的研究,尤其在徐表藤、黄瘿瓢、任伯年、石涛、八大山人以及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等人的作品上,下过很大的功夫。从西安到四川,他始终坚持练习书法,并开始把它融合到绘画中去,在艺术风格上大有提高。在学习方法上,他认识到应该由博学进到有重点、有专攻,于是舍弃山水、人物,专画泼墨荷花、梅花,后加画竹,直至成名。

8.jpg

牡丹蜜蜂 1986

到了晚年,竹篱先生不但工画,而且诗文书法亦佳。诗书画浑然一体,相得益彰。他认为绘画之所以要有诗,是因为“画外之意,必借诗而引起观者联想”,“画因诗方明画外之意”,“画虽不言而有言,诗虽非画而有画”,诗情画意,"耐人寻味"就在这里。但画上的题诗,又不单是解说画的附庸品,在运用上,既要注意使它与绘画融合,又不可忽视它有文艺上的独立性。绘画造形,可以灵活选取书法用笔,在画中笔墨彰显书法功底。至于画上题款,则是直接运用书法了。因此,诗书画三者融为一体,有其内在的原因,绝不是人们把它们勉强凑在一起的,“实乃按其自然发展的规律而逐步形成的。”竹篱先生晚年,一直致力于以上述见解指导自己的艺术创作实践。继承发扬中国大写意画的传统手法,着意创新,赋予时代精神。每画必题,题必有诗(或有跋);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画因诗而传神,诗成了画中的灵魂。1980年7月,在成都参加省文化会的孙竹篱与冯健吾、吕林等十来位画家应邀到金牛宾馆作画,当时正在四川视察下榻在金牛宾馆的小平同志来看望画家。在孙竹篱的画室,一一看过墙上的作品,邓小平高兴地说:“诗书画一体,这才是中国画的特色”。


“十年看藕叶,八载忆潇湘”

9.jpg

荷塘雏鸭 1983

新中国成立后,孙竹篱先后任三台女中美术教员、三台五中教导主任。1952年,孙竹篱从教于子昂故里射洪县直至退休。射洪自古是文人荟萃之乡,孙竹篱在这里生活、工作长达三十余年,从52岁直到年逾古稀。竹篱先生老当益壮,除出色完成教学任务而外,对国画艺术顶峰的攀登,仍执着追求,不畏酷暑严寒,挥毫不止。画家李正武曾回忆起孙老时说道,孙老曾多次现场挥毫,笔下的雄鹰、风雨荷花等,无不展示出他胸中之逸气,令热血沸腾。

10.jpg

菊花酒坛 1986

多年来,孙竹篱始终坚持把写生作为锻炼绘画表现技法和搜集创作素材的重要手段,单是画荷,就几乎花了他半生精力。“十年看藕叶,八载忆潇湘。”他努力探索寻觅的目标,是大自然与心灵美的艺术统一。他常常冒雨到荷塘写生,独行到山涧蹊径画竹。每当夏季到来,常摘取荷苞一枝,插于瓶中,对含苞、开放渐至花谢的各个生长发育过程进行临摹。即使到了外地,也坚持出门写生,鸡鸭鱼鸟,紫藤芭蕉,随见随画。他不仅取法自然,做到“形似”而且尽显高尚的情操和风格,做到了“神似”。文革时期,他曾在寄给友人的诗中写道:“万里长城万仞山,玄黄老骥气凋残;读君诗罢长风疾,不觉轻蹄越几关。”寥寥几语,表现了他在垂暮之年"壮心不已"的气概。他曾画一幅《菊石图》,题款诗这样写道:“疏篱狼籍漫苍苔,青蜂粉蝶日飞来。怪石嵯峨遮不住,一丛黄菊半边开。”表现了在当时受客观环境压抑的情况下,仍不甘心停下画笔的思想感情。11.jpg


菊花

“四人帮”被粉碎后,孙老参加了绵阳地区美术创作学习班。当时正值夏秋之交,他不顾年老体弱,跋山涉水,先后到德阳白马关、广元朝天关写生。祖国壮丽的山河陶冶了他的情操,他从中找到了许多新颖的创作素材,迸发出对艺术的炽热感情。


自甘淡泊,人品先于画品

12.jpg

荷花

孙老常说:“作画,首先是做人,人品高,画品必高。”他既重视作画,精益求精,又讲究作人,严于律己。他生活简朴,尽管已蜚声画坛,扬名中外,仍自奉甚薄,布衣蔬食,安之若素。一件穿了多年的棉衣,早已破旧,却不翻新。居家内除书画外,看不到有什么新的摆设、装饰。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多次走上街头,为群众义务献字画。

孙竹篱与梁时民的关系亦师亦友,在艺术家梁时民眼中,孙老是他一生的恩师,不仅教他作画,更重要的是教导他如何为人处世,经常告诫他艺术家要有全方位的修养,评价一幅画的好坏实际上是看画家内涵的高下。在梁时民眼中,竹篱先生是一位非常高明的老师,“他说时民你今后画画一定把我教你的一些好的东西传承下去,但是也要把你自己的东西发挥出来。他不要求学生画的像他,似我者亡,要发展才会昌盛,在他的基础上要发展。”梁时民如是说。

13.jpg

1982年3月,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和四川绵阳地区文教局联合举办的“孙竹篱画展”,展出了近百幅琳琅满目的国画作品。意趣高雅、生机勃发的《古瓶梅花》、、《映水桃枝》、《秋荷群鸭》等许多画卷,使人心旷神怡,目不暇接,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当时的四川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吕森赞扬他:“像展开翅膀的凤凰,从偏僻的山林飞到繁华的省城。”方毅为展览题词:“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中国画研究院两位副主席黄胄、蔡若虹兴奋地来到展厅,逐幅细看。看到妙处,黄老拄杖久久伫立,若有所悟;而蔡老则手拂长鬓,开怀大笑。竹篱先生一时名声大躁。有人惊呼“四川又出了陈子庄”。“伏久者,飞必高”。而孙竹篱正如伏枥老骥,一跃而起,长风千里。

14.jpg

满天飞霞红雨来 1977

“人格和艺格,人品和艺品总是一致的。单纯和真诚常常表现在竹篱的画里,他画荷,画鸭,凡所画之物大都日常亲历观察,不仅生动可爱而且真纯自然,或繁或简或夸张变形,都自出胸臆。”孙老的一生正如其父对他的期望,淡泊名利,不与世俗同流,他的人品铸就艺品,艺品彰显人品,二者的一致性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文艺家肩负着向大众传播真、善、美的责任,孙竹篱先生的崇高风范不愧为一代宗师。


作者:李璞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