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跨界现场 | 这一天,他们在永陵穿越千年


来源:麓客       发布时间:2017/5/22 10:50:20     点击率:95

一千一百年前——

前蜀高祖王建葬于永陵,石棺刻二十四伎乐;

七十多年前——

永陵地宫重见天日,二十四伎乐艳惊天下;

四十多年前——

涂善祥辞职,只身东渡日本,探寻盛唐雅乐;

十二年前——

天姿国乐团以二十四伎乐为原型,重新演绎出由朱舟、俞抒、高为杰作曲、唐青石改编的民族管弦乐精品《蜀宫夜宴》,过去的十几年里在世界各大音乐殿堂奏响;

几年前——

涂善祥写就《白帝城》,盛唐雅乐,响彻世界;

直到昨天——

六十三岁的涂善祥,第一次入川来到成都。

一千一百年前——

前蜀高祖王建葬于永陵,石棺刻二十四伎乐;

七十多年前——

永陵地宫重见天日,二十四伎乐艳惊天下;

四十多年前——

涂善祥辞职,只身东渡日本,探寻盛唐雅乐;

十二年前——

天姿国乐团以二十四伎乐为原型,重新演绎出由朱舟、俞抒、高为杰作曲、唐青石改编的民族管弦乐精品《蜀宫夜宴》,过去的十几年里在世界各大音乐殿堂奏响;

几年前——

涂善祥写就《白帝城》,盛唐雅乐,响彻世界;

直到昨天——

六十三岁的涂善祥,第一次入川来到成都。

 

千年时光流转,有些事,终将相遇。王建、二十四伎乐、涂善祥、诗词、天姿国乐、琵琶……这些散乱的明珠,被闪耀在历史长河中的盛唐雅乐串起,跨过无数次的生死轮回,跨过一千多年的沉沉光阴,如同宿命一般相会。

 

这一天,是世界博物馆日,麓客雅集会、天姿国乐团与永陵博物馆共同打造了“唐诗乐韵”雅集,涂善祥先生,正是应邀来此。

嘉宾们搦管签到之时,永庆殿前的抚琴台里,涂善祥先生抱着琵琶,一曲《十面埋伏》弹得酣畅淋漓,引得无数游人驻足。

雅集选在永庆殿,大堂之内,蒲团上坐满了听众——这里面有音乐家、有前永陵博物馆馆长、有大学教授,可是这天的舞台,注定只属于涂善祥老师带领下的演奏者们。

笛声暗起,一首《春夜洛城闻笛》,楼外的车马红尘瞬间远去,千年时光,一曲清音……

熟悉永陵的人,应该对二十四伎乐不陌生。琵琶、坚箜篌、筝、觱篥、笛、篪、笙、箫、贝……许多乐器,已经散轶在历史的岁月里。

天姿国乐一直未曾放弃复原它们,或许有些乐器真的永远被尘封在了历史中,可是音乐、声音,那些能穿透灵魂的东西,是共通的。

竹笛、羌笛、中阮、琵琶、古筝,我们虽不能完全复刻二十四伎乐,却依然努力让那些声音,穿过岁月,声闻于今。在一首首盛唐诗篇的穿插之下,它们就如同跌落在时间里的说书人,如泣如诉地讲着那些煌煌盛唐的万千气象……

而最终,一切皆归于涂善祥先生的一曲《白帝城》。

川江号子,这许是许多年轻人所久未听过的物什了。七年前,我入川读书,盼着在锦江畔,早晚看渔火如星河,初夏的满江雾气中,当有川江号子,欸乃一声山水绿。可惜来了之后才发现,锦江缩在这座国际化的都市里,如同一条死蛇,更早已没了渔船,遑论川江号子……可如今,涂善祥先生让川江号子活了过来。在《白帝城》泼洒如疾风骤雨的琵琶声里,涂善祥先生调动着永庆殿里满堂的男男女女,那呼嗬的川江号子,声扼行云,如江涛怒涌……

雕梁穿斗的永庆殿外,蜀王地宫封土如山,松柏累累,棺椁旁二十四伎乐静默无言……这是一场跨过一千一百年时光的音律对话。那一刻,流云不度,天地无声。

这是个很奇妙的体验,隔着千年岁月的几代痴人,在古老的土地上,隔空相望,以心入乐,你看不到那些英魂,可你知道,此刻,你们的灵魂在对话。

如同涂善祥先生所言,自《白帝城》曲成,第一次入蜀,演出开始前坐在抚琴台的亭子里,面对着几步开外的蜀王地宫,他就想用琵琶说点什么。而此刻,他更是觉得,这些从千年的时光里走出去的魂灵,就在云天之上,与大家一起,击节高歌……

音乐,是一个民族的记忆;

博物馆,是一座城市的记忆;

它们的碰撞,跨过的是茫茫的时光……

未来的日子里,还会有更多这样的碰撞,我们的音乐,会走过金沙、走过三星堆……让属于历史的音乐,在属于历史的博物馆中,唤醒每一个人血脉里的记忆。

麓客雅集会,未来将会探访更多城市人文中心,在千年浸润的文化基底里,品味时光之美。

 

http://www.sohu.com/a/141905826_657828

 

 

 




[关闭本页]